革命伴侣周恩来跟邓颖超
ʱ䣺 2020-11-24

在这场反帝反封建和前所未有的思惟解放运动中,周恩来和邓颖超怀才不遇。周恩来成为天津学生界的领导人,邓颖超作为天津女界爱国同道会执委兼报告队队长也十分活泼。9月16日,他们还起加入了由周恩来等发动组织的青年提高小集团——觉醒社。

1920年11月7日,周恩来和张若名、郭隆真一起从上海乘“波尔多斯”号邮船,漂洋过海远涉西欧勤工俭学。

也在这时,周恩来又来信了,他愿望邓颖超把他们之间的恋爱关系断定下来。这时,邓颖超没有再按慈母的看法等候,而是异常明确地回答了周恩来:我们思想相通,貌合神离,愿相依相伴,共同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终生!从这时起,周恩来、邓颖超成为生死不渝的革命伴侣,并联袂为中国国民的解放事业奋斗了整整半个多世纪。

周恩来初到西欧的一段时光里,与张若名走得比拟近,两人一起经过五四风浪考验并一起赴西欧勤工俭学。1902年2月,张若名生于河北省保定清苑县温仁村。她聪明漂亮、才思迅速、文笔锋利,不仅在五四活动中是跟周恩来、郭隆真等一起冲锋陷阵的天津爱国学生首领,仍是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成员、公民党旅欧支部第一届评议委员,也是最早在海内外发表文章宣扬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女性。后经她的尽力,成为中国最早留学法国的文学博士。然而因为1924年初,在法共里昂支部举办的追悼列宁的大会上,中国共青团在法国的重要引导人任卓宣,置在会前法共已得到的法国政府不容许本国共产党人参加这一运动的情报于不顾,硬是要张若名按组织决定加入大会,并在会上发言。以致会后张若名受到法国机密警察讯问,险些被驱除出境,自此始终有法国警察对其跟踪盯梢。张若名在身份完整裸露,很难持续进行革命工作的情形下,经由重复苦楚的思维奋斗,不得不做出脱离政治、退出组织,留在法国一心读书的决议。

邓颖超在《从西花厅海棠花忆起》文中曾无比形象地谈到她和周恩来确破恋爱关联时的情况:“我未曾想到,在我们分辨后,在欧亚两个大陆上,在通讯之间,我们增进了懂得,促进了情感,特殊是咱们都树立了独特的革命幻想,要为共产主义斗争。3年从前,固然你寄给我的信比过去来的勤了,信里的语意,333505.com,我满不在心,直到你在来信中,把你对我的请求明白地提出来,从友情发展到相爱,这时我在意了,考虑了。经过斟酌,于是我们就定约了。”

周恩来和邓颖超相识于1919年五四运动中。

周恩来达到欧洲后,于1921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22年6月,周恩来和赵世炎等组建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后陈独秀倡议将旅欧少年共产党改称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1923年2月,周恩来入选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履行委员会书记。

张若名脱离革命步队后,使早已确立了共产主义信心,并表现要“很坚定地要为他宣传奔忙”的周恩来,对自己的择偶尺度从新进行了审阅和思考。周恩来经过郑重思考,他认为既然自己决定献身革命事业,那就随时都有流血就义的危险。因而应该找一个气味相投、意志顽强、“能一辈子从事革命”,禁受得了“革命的艰巨险阻和波涛汹涌的”的伴侣,于是周恩来将眼光投向了五四运动中布满革命热情、英勇坚强的邓颖超。

邓颖超决定和周恩来肯定恋爱关系前,曾经征求与她相依为命的慈母杨振德的意见,王中王特马资正确率超过99br 哈尔滨 将实。杨振德见过周恩来,并对他的人品、才学很赏识,认为:“恩来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是个感情很专一的人。”但是因为她非常心疼自己的女儿,所以对女儿的婚姻大事分外慎重。她对爱女说:“恩来在国外,还是等他回国后再定吧!”慈母虽然这样说,但是邓颖超认为,人毕生中找到一个理想的伴侣并非易事。既然她与周恩来志趣雷同,心有灵犀一点通,就应该尽快答复他,不能再让他为此伤神了。

(摘自2017年第6期《江淮文史》)

周恩来早在五四运动中就对邓颖超有好感。1922年冬,周恩来等差遣李维汉回国,向党中央正式申请将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作为其旅欧支部时,曾委托李维汉到天津探访邓颖超,还给邓颖超带去一封信。从邓颖超的表示中,周恩来感到邓颖超已经过一个积极参加救国图强的热血青年,成长为一个存在相称觉悟的马克思主义革命工作者。经过稳重的考虑,他以为既然本人已经下信心为共产主义事业毕生奋斗,就应当找一个像邓颖超这样热忱、刚强的毕生伴侣。自此,从巴黎名城到渤海之滨的天津,周恩来与邓颖超通过鸿雁传书,增进了了解,增进了感情,确立了共同的革命的理想,要为共产主义而奋斗。尤其是有一次,周恩来把印有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像的明信片寄给邓颖超,并在明信片上写了“盼望我们两人,未来也像他们两个人那样,一同上断头台”这样勇敢的革命誓言后,邓颖超也和周恩来一样下定了决心:“愿为革命而逝世,洒热血、抛头颅,在所不惜。”五四风浪中凝成的友谊和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献身精神,终于使他们由互勉互励的纯粹友谊,发展到相知相爱。

1924年1月,邓颖超参加组建天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任特支宣传委员,1925年3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依照中共中心的唆使精力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担负国民党直隶省党部委员、妇女部长和中共天津地委妇女部长。最令周恩来钦佩的是,跟着时间的消失,不少五四运动中思想先进的女学生,有的失去了昔日的矛头,革命意志低沉了;有的始终没有跳出旧礼教、旧风俗、旧观点和古道德的怪圈,做了封建家庭的少奶奶;有的则沉沦于男欢女爱之中,迷失了前进的方向。唯有年纪最小的邓颖超,始终站在斗争的最火线,和她的共事们起将天津的妇女解放运动搞得大张旗鼓、绘声绘色。

随着周恩来政治上日渐成熟和春秋的逐渐增加,他对男女之间畸形的恋爱和婚姻关系也由保持单身主义转而较能准确看待,并且开端着意寻找自己的终生伴侣了。

邓颖超于北平女师毕业后,先后在京师国立高级师范附小、京师公立女子第七高小任教。1922年8月,邓颖超受天津刚开办的私立达仁女校校长马千里之邀,到达仁女校任教。马千里是有名教导家、天津《新民心报》总编纂。他思想开明,主意妇女解放。“达仁女校在马千里先生主持和领导下,是一个开明、民主的学校,教师自由自在地参加社会上各方面的进步活动,甚至入团入党都没有受到校方的压力和干预。他所聘任的教员,绝大局部是五四运动中女师的踊跃分子,大家都很团结,当真工作”。这样一个充斥友谊和团结进步的气氛,给思想活跃的邓颖超发明了参加各种社会活动的良好前提。



友情链接:
四海图库,四海图库看图区,四海图库总站印刷网,四海图库看图区总站,红姐图库,图库最新上传,九龙挂牌图库。